正文 第三百一十节 荒唐之举

作者:七月生我 书名:风流名将
请记好您阅无弹窗之首选188bet下载:.很好记哦!还等什么立刻收藏本网站吧!
    看望了梦真和戚儿,三人说了好多的话,相处的很是换了,易寒觉得不能厚此薄彼,这才离开前往自己居住的院子见了凝儿她们,凝儿和岚儿原本是婢女,习惯服侍别人,这一闲下来反而不自在,幸好她们本来就是婢女,习惯与身边的人打交道,很快就与小乔大乔貂蝉她们熟悉起来,几个女子聚集在一起,叽叽喳喳有话可聊,也不嫌闷,平时没事的时候就修饰院子,心灵手巧的将院子布置的优雅秀气。

    易寒进入院子远远的就听到一大群女子在聊天的声音,好像聊着衣衫布料、庙会之类的话题。

    进了厅堂,屋内有五个女子,凝儿、岚儿、沐彤、貂蝉、墨兰也在场。

    看见易寒突然走进来,几天露出惊喜,分别朝易寒打着招呼,独有墨兰静静不语。

    原本挂着微笑的墨兰突然脸色阴了下来,淡淡对着几女道:“我先出去了。”

    凝儿喊道:“墨兰姐姐。”

    墨兰却没有回头,从易寒身边走过,淡道:“你们聊。”

    易寒也没有把墨兰的冷漠当一回事,见叽叽喳喳的几女突然安静起来,表情怪异,待墨兰离开大厅之后,笑道:”怎么?不欢迎我。”

    貂蝉微微一笑,却没有说话,沐彤应道:“我们欢迎你,可是墨兰却不欢迎你。”

    易寒笑道:“那我是不是不该来?”

    凝儿笑道:“怎么会呢?”

    貂蝉也起身道:“少爷,我先走了,你们愉聊。”说着也离开。

    貂蝉走后,凝儿和岚儿立即上前嘘寒问暖的,凝儿道:“我没事给你做了套衣衫,你一会来试一试。”

    岚儿也道:“我也做了一套。”

    易寒笑道:”你们真有心了。”转身对着沐彤道:“你呢?有没有给我做一套衣衫?”

    沐彤拉高声音道:“我为什么要给你做衣衫啊?”

    岚儿突然道:“沐彤有做。”

    易寒笑道:“可惜不是做给我穿的。”

    沐彤不悦道;“岚儿,你怎么这么多嘴。”

    岚儿笑道:“沐彤,还不带老爷到你的房里试穿衣衫。”

    其实三女心知肚明,她们都是小姐的伴嫁婢女,有义务侍候易寒,说好听一点是小妾,说不好听还是婢女。

    沐彤脸顿时红了起来,岚儿曾经与自己谈过一个问题,是关于与易寒圆房的,这种事情对她一个黄花大闺女实在有些难以启齿,不过这也是迟早的事情,似岚儿凝儿一般与易寒有了**关系,自己的身份才不会不清不白的,知道岚儿的想法,顿时低头沉默不语,显得有些羞涩。

    易寒道:“你们若嫌在府内住的闷,可以随时前往李府叙旧,反正出了大门口就是几步的路程。”

    岚儿道:“我们倒是不闷,只是墨兰在这里住的有点不自然,显得很孤独,要不你去和她说说话,改善一些你们之间的关系吧。”

    凝儿道:“老爷,看见墨兰姐姐这个样子,我们心里也感觉别扭。”

    易寒道:“强扭的瓜不甜,我与你们之间有深厚的感情,所以你们才肯迁就我,但是墨兰不一样,原本她就对我存有偏见,顺其自然吧,或许玄观会另有安排。”

    易寒又与三女叙了会话,聊聊最近的生活,聊聊趣事,时间不知不觉过的很快,到了傍晚,易寒才想起自己与清香白莲的约定,这一叙就花了一天。

    站了起来道:“衣服就下次再试吧,我刚想起我还有事要忙。”

    凝儿问道:“不留下来一起用餐吗?”

    易寒笑道:“用了餐,一会你们又拉着我去试衣衫,事情可就耽搁了。”

    凝儿道:“不会的,就一起用餐,吃了晚饭之后,就让你去忙。”

    易寒点头,觉得自己是应该多陪她们一会,心中暗忖:“等自己闲下来,就好好弥补她们。”

    凝儿笑道:“那你等着,我们去做饭。”

    易寒好奇道:“平时的饭都是你们自己做的吗?”

    凝儿笑道:“是啊,自劳自得,也不必麻烦别人。”

    易寒道:“委屈你们了。”

    沐彤笑道:“这样才有事做啊,否则一天怎么过啊。”

    三人离开前去做饭,易寒一人在大厅等候,过了一会,沐彤端着菜走了进来,对着易寒喊道:“你先来偏厅坐下,这菜趁热吃才香。”

    易寒坐在饭桌旁边,沐彤放下菜又匆匆离开,易寒道:“沐彤,不忙了,你也先坐下来吧。”

    沐彤笑道:“还有好多菜呢,我前去帮忙。”

    看着沐彤欢喜的笑颜,匆匆的背影,易寒感到很温馨,心想:“不知沐彤肯不肯跟我。”

    想到这里莞尔一笑,自己想什么呢?

    一会之后沐彤又端来一个菜,见易寒还没动筷子,好奇道:“你怎么不吃呢,一会就凉了。”

    易寒道:“我想等你们一起用餐。”

    沐彤道:“不必了,再等,这菜就凉了。”

    易寒道:“没有关系。”突然朝沐彤招了招手,沐彤好奇的凑近过去,易寒毫无征兆的伸出手抹了沐彤的脸蛋一下,笑道:“脸上有点烟黑。”

    沐彤唰的脸就红了起来,以前与易寒打打闹闹,却从来没有过这般亲密的接触,只感觉自己的脸颊这会**辣又痒麻麻的,也没有说话,匆匆离开。

    终于三女做了十几个菜才罢休,早上的菜早已经凉了。

    易寒督促她们坐下,又殷勤的给她们夹菜,沐彤却也没有漏掉,一男三女气氛却显得融洽。

    易寒心中暗忖:“还是凝儿她们体贴温和,善解人意。”

    吃的差不多了,易寒打算离开,这时沐彤道:“要不顺便在这里洗个澡,我刚才闻到你身上的味道很重。”

    易寒故意调戏道:“除非你们三人同时服侍我,我就在这里洗。”

    沐彤朗声道:“想的美。”

    突然发现只有自己一人回答,凝儿和岚儿却默不作声,算是默认了,顿时感觉有些尴尬,这服侍老爷沐浴天经地义,有什么不可的。

    易寒笑道:“那就没办法了。”

    沐彤突然改口道:“好!我现在就去烧水。”

    易寒却将她拉住,“不必了,刚才是给你们开玩笑的,我还没有矫情到这种地步。”

    沐彤道:“我真的不在乎!”

    易寒道:“我真的有事,不能再耽搁了,之所以留在这里用餐,是因为和你们多聚一会。”

    这句贴心话顿时让三女内心感到温暖安慰。

    岚儿道:“沐彤,那你送老爷吧,我和凝儿来收拾碗筷就好。”却是想给沐彤与易寒独处的机会。

    沐彤也没有多想就应了下来。

    两人离开,凝儿笑道:“岚儿,就你鬼点子多。”

    岚儿笑道:“我们要争取多一个帮手,才显得更有分量啊,你也知道与其她人相比,我们显得是那么的无足轻重。”

    凝儿却道:“话不能这么话,我了解他,他不是这样的人,在他心中都是一视同仁的。”

    岚儿道:“凝儿,你后悔遇到他吗?”

    凝儿轻轻摇头,“人若懂得知足,就没有那么多的遗憾和幽怨了。”

    岚儿道:“你还是这个性子,想来也是,我们能跟着一个名震天下的英雄,也该知足了。”

    说到这里,两女对视一笑。

    她们的身份原本只是个婢女,能受到一个威名远扬的大元帅的宠爱,已是厚福,人要多往好的方面想,许多事情就能释怀了。

    沐彤和易寒离开偏厅,沐彤突然道:“小姐这些天都没有回来,很是忙碌。”

    易寒却问道:“沐彤,你在这里过的还习惯吗?”

    沐彤一愣之后,笑道:“一开始不是很习惯,毕竟环境是陌生的,人也是陌生的,不过后来就渐渐习惯了,貂蝉、小乔、大乔、西施她们都很好,很快我们就熟了,似当初在金陵将军府一样,很热闹,现在日子过的也和以前一样,对了,前几天老夫人还亲自送来银两,让我们去买衣衫布料......”

    说着眼前要走出院子了,又放慢了步伐。

    易寒突然问道:“沐彤,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沐彤应道:“有些放.荡不羁,不过算是不错,否则小姐也不会看上你,凝儿和岚儿也不会对你死心塌地。”

    易寒笑道:“其实我是沾了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光,不是我这个人多好,是因为我最先让她们付出真心,女子痴情专一,古今如此,说起来,我曾经年少轻狂,贪花好色实在.......”停顿了一会之后突然道:“不说这些了。”

    沐彤猛的回头冷声道:“你后悔了?”

    易寒笑道:“没有,你刚才说我放.荡不羁。”

    沐彤好奇道:“对啊,你本来就是这个德行,若不是你身上背着麒麟将军的大名,你就是个下三滥的胚子。”说着说着又恢复以前和易寒讲话的口吻。

    易寒突然一把将沐彤搂在怀中,沐彤顿时尖叫一声:“你想干什么?”

    易寒讪笑道:“我想亲亲你这张小嘴是什么滋味。”

    沐彤冷声道:“你敢!我告诉小姐去!”一贯的口吻,却忘记了如此一切不同。

    易寒近距离盯着沐彤,看着沐彤内心忐忑不安,只听易寒讪笑道:“你这多沐彤花早已盛开多年,却无人来采,是否感到寂寞。”

    虽然他的模样讪讪好色,可是沐彤却感觉很是迷人,她本来讨厌这样的男子,为什么内心却一点也不反感呢,其实内心早有好感,岂会因为易寒的好色之态而反感呢。

    易寒见沐彤目光有些迷茫,知道是自己下手的好机会,轻轻的吻上她的檀唇。

    沐彤心头一颤,只感觉好美妙,可是却立即生出排斥,躯体不情愿的挣扎起来,嘴巴呜呜的发出声音来。

    易寒用手掌安抚沐彤的情绪,嘴上吻的更温柔,卑鄙的用技巧来撩拨沐彤的情.欲,让她沉沦其中,进而攻陷她的心里防线。

    一会之后,沐彤已经情动,眸子半垂,眉角含春,脸颊发红。

    易寒松开嘴,这会沐彤已经成为易寒怀中一只温顺的小绵羊,一动也不动,一副任其非为的模样。

    易寒轻声道:“沐彤,我从来没有把你忘记了。”

    这一句话已经给了沐彤足够的安慰。

    沐彤脸颊发烫,一脸羞赧,也不作声,平时她说话如口吐莲花,这会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易寒又问道:“你生气了吗?”

    沐彤想说自己对他刚才的侵犯感到气愤,可是却摇了摇头,“其实我和小姐一起嫁过来,已经知道迟早是你的人。”

    易寒轻轻的抚摸沐彤的秀发,“不要生我的气,我刚才非礼你,是因为我喜欢你。”

    沐彤还是沉默不语,她心中有好多话想说,可是却羞于出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所谓日久生情,心中早就对易寒怀有爱意。

    易寒道:“好了,我要走了。”

    沐彤突然喊道:“我给你做了衣衫,你什么时候来试穿。”

    易寒笑道:“夜深人静之时。”

    见易寒离开的背影,沐彤心中充斥着兴奋快乐,脸上挂着欢乐的笑容,一个冷冷的声音突然传来:“放.荡下贱。”

    只见墨兰站在不远的地方冷视着沐彤,也不知道刚才的一幕她有没有看到。

    沐彤也不是好惹的主,她本来就是个伶俏的女子,当初易寒就没少被她的这张利嘴数落过,冷声道:“我放.荡下贱与你何干?”

    墨兰冷着脸走了过来,冷声道:“沐彤,你还要脸不要脸,被他非礼欺辱,反而满心欢喜。”

    沐彤沉声道:“墨兰似你这种不懂人情冷暖的人,又怎么能够理解他的用心,你以为他一个堂堂的大元帅真的要沦落到非礼我一个小婢女的地步。”

    墨兰气愤道:“我不懂人情冷暖,是你不知廉耻。”

    沐彤刚要反驳,突然笑道:“算了,我心情好,不跟你计较,我乐意被他非礼,你要说,自己一个人说个够,我不奉陪了。”说着离开,她沐彤是不是个放.荡下贱的人心里清楚,不必别人是指责是否。

    墨兰看着沐彤离去的背影,只感觉自己被渐渐孤立了,小姐,凝儿、岚儿、连沐彤也一样,没有人跟自己站在同一条船上,她不否认易寒某些方面的伟大,却不齿他的德行,似刚才居然强行非礼沐彤,可没有想到的是,沐彤居然会对他千依百顺。

    墨兰觉得自己不应该住在这里,可是自己又能去哪里呢?回李府,可是她是以为小姐陪嫁婢女的身份来到这里,又以什么身份返回李府呢,李府再不是自己的家,这里才是自己的新家,想到这里,墨兰内心充斥着痛苦难受。

    易寒并非花心到无端端去调戏沐彤,只是为了捅破那墙纸一样薄的关系,以后她们与自己在一起的时候,沐彤就不会尴尬了,想起曾经与沐彤的种种交集,不禁莞尔一笑。

    离开院子,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自己与清香白莲说一回就来,怎么这一去就是一整天,也不知道她等久了会不会发飙,忙找到小乔,拿了她准备好的男子衣衫,匆匆往小常院赶了过去。

    走进小常院,易寒有些忐忑不安,进了大厅没看见人,厅堂黑漆漆的也没有点上灯火,朗声喊道:“师姐,我来了。”

    突然一把声音从自己背后传来:“我等了你很久。”

    易寒吓了一大跳,转身回头,细细一辩,这才发现清香白莲就坐在自己背后的椅子上,刚才他一进来,没有听见任何动静,也没细细巡视,所以就以为清香白莲不在,没有想到的是她就坐在大厅。

    易寒道:“师姐,乌漆抹黑的,怎么也不点灯?”

    清香白莲道:“我看的见,你怎么这么久才来?”

    易寒点上了大厅的灯,这才看清楚清香白莲一脸不悦的表情,笑道:“师姐,忘了跟你说了,这青楼得晚上去逛才热闹,白天没有人,你看,衣服我都给你准备好了,你乔装一下,我们就可以走了。”

    清香白莲似耍小孩子脾气道:“不去了!”

    易寒连忙点头道:“这样也好。”这会要顺着她的意,他能感觉到师姐的不悦。

    清香白莲冷声道:“你想反悔?”

    易寒闻言,苦笑不得道:“是你说不去了。”

    清香白莲道:“我是在试探你的真心。”

    易寒内心哑言失笑,“说到真心这么严重,这师姐越接触越感觉可爱。”嘴边应道:“我当然是真心的了,还想让师姐你称心呢,师姐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绝对不违逆。”

    清香白莲道:“我非常不称心,我等得很生气,从来都是别人等我,还没有人敢让我等。”说着突然动手狠狠的拧着易寒的耳朵。

    易寒被拧的痛,却也忍着不敢出声,心中暗忖:“刚还说她可爱呢,这会却又凶残起来。”

    清香白莲道:“你疼不疼?”

    易寒应道:“疼!”

    清香白莲道:“那你叫出声来。”

    易寒“啊”的一声,清香白莲这才笑嘻嘻的松开手,“心里舒服许多了。”

    易寒虽然挨了痛,心中却莞尔一笑,只感觉师姐就似个调皮的小女孩。

    只听清香白莲道:“等我换上衣衫。”说着喜滋滋的拿着衣衫走进内屋。

    一会之后更换了衣衫走了出来,易寒见了却有些无语,这有换跟没换没有什么两样,此刻看起来只不过是一个穿着男子衣衫的仙子罢了,说道:“师姐,你这样乔装,别人一样就能认出你是个女的。”

    清香白莲道:“那怎么办,我都照你说的做了。”

    易寒道:“首先,这头发要跟我一样挽起来,其次了,你的脸白嫩细净,得抹着黑一点,这眉毛太妖娆了,等描的粗犷一些,这嘴唇太红润了,等弄得干一点。”

    清香白莲道:“我可不会弄这些。”

    易寒笑道:“你天生丽质,却也从来不用修饰就美若天仙,我来帮你弄吧。”

    说着寻了一些墨水和灰土之类的东西,将清香白莲的脸重新修饰一番,他从林斋斋那里学到了乔装的本领,这也难不倒他,一会之后看着清香白莲这张阳刚的脸,满意的点了点头,突然瞥到清香白莲凸起饱满的胸襟却又摇了摇头。

    清香白莲问道:“师弟,你怎么又点头又摇头?”

    易寒道:“还有一个难题。”

    “什么难题?”清香白莲问道。

    易寒指着她的胸脯道:“师姐,你的胸膛太雄伟了,就似要把我压扁一样,别人看了怎么可能认为你是个男子呢?”

    清香白莲突然怒道:“你在戏弄我?”

    易寒忙道:“没有,没有,容我想一想。”嘴边却低声苦涩道:“这么雄伟的双峰怎么藏的住啊。”

    清香白莲突然冷声道:“信不信,我让你的胸口比我的还要大?”

    易寒忙举手道:“我相信,不用试了、”突然喊道:“有了!”

    清香白莲立即问道:“什么法子?”

    易寒道:“你乔装成一个驼子,耸着腰,别人就看不出来。”

    清香白莲猛的敲了易寒的脑袋,冷声道:“我不喜欢,重新想。”

    易寒绕着清香白莲观察起她的身材来,边走着边摇头,似十分不满意似的。

    清香白莲被看得不耐烦,怒道:“我长的哪里让你看了不顺眼?”

    易寒道:“就是长的太妖娆动人了,才让我为难,师姐你女人味太浓了。”

    清香白莲做了个妩媚撩人的动作,微微一笑道:“我本来就是。”

    易寒突然喜道:“我想到办法了,把你打扮成一个大胖子。”

    拍打了清香白莲的臀儿一下,“就是你刚才扭动的这一下翘.臀,给我灵感。”

    清香白莲也朝易寒臀部拍了一下,笑道:“你的也蛮坚实的。”

    这一拍却把易寒拍的朝门外飞去,整个人重重的扑到在地上。

    将清香白莲乔装成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胖汉,两人离开府邸,朝京城烟花之地最多的八大胡同走去。

    走在街道上,易寒道:“师姐,一会逛完青楼之后,还劳你陪去我闯龙潭虎穴。”

    清香白莲压低声线道:“你忘了我们刚才说过,你要叫我清兄,我叫你寒弟。”

    清香白莲突然指着前边问道:“那里那么热闹是什么地方?”

    易寒笑道:“那是一间饺子铺,在京城很有名,地方虽普通,但是由于饺子出名,里面的客人不乏大富大贵之人,只是来的人比较蛇杂,有些名门小姐甚至等待深夜人少的人带着许多家丁护卫前来品尝。”

    清香白莲道:“我没瞧见有一个女子。”

    易寒道:“大家闺秀自然深居简出,晚上那里会出来走动的,除了一些汉子还有一些找乐子的公子哥,就是一些没人要沾染的粗妇了。”

    清香白莲朝易寒瞪去,缓缓吐出一口如兰香气,“你说什么?”

    易寒有些丢魂,恍神道:“没有,走吧。”

    清香白莲却道:“我要吃饺子。”

    易寒道:“我倒忘记了,你晚上还没吃,那好吧,吃饱了,一会才有力气狠狠的压在那些姑娘的身上。”

    走进铺子,铺子全部都是男客,有的似易寒这般斯文装扮的,也有粗衣灰布的贩夫走卒。”

    清香白莲皱了下眉头,似乎不喜欢闻到这周围充斥着男人的味道,突然道:“不吃了。”

    易寒好奇她为什么改变主意,却没有多问,说道:“我们晚点再来,那时候人少,这铺子开到天亮。”

    来到八大胡同,胡同两旁,青楼林立,盛灯明饰,给人璀璨靡费的感觉,这个地方是男子的天堂,来到这里,看着周围的环境,听声那些姑娘的喊叫声,一颗心顿时就活跃起来。

    青楼栏杆之上,浓妆繁饰丰姿隽逸的姑娘高声揽客,门口穿灰色褂子的龟公笑脸迎客。

    一切对易寒来说是那么的熟悉,可对清香白莲来说是那么的新鲜。

    清香白莲问道:“青楼到了吗?”

    易寒指着两旁,“这些都是?”

    清香白莲疑惑道:“那怎么不进去?”

    易寒笑道:“清兄,你可知这青楼是干什么的?”

    清香白莲道:“给人听曲的地方。”

    易寒低声在清香白莲耳边低语一番,清香白莲狐疑道:“是吗?不是夫妻之间才可以做这种事情吗?”

    易寒哈哈大笑道:“我只能说清兄你太单纯,太单纯,这世上本是物欲横流,这便是男子潜藏在内心的**放纵的地方。”

    清香白莲道:“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易寒哭笑不得道:“是你让我带你来青楼长长见识的。”

    清香白莲淡道:“那就当长长见识吧。”

    易寒突然看见两个姑娘朝这边奔来,大概是见自己两人在门口驻步许久,跑来拉客了。

    生怕两女拉上清香白莲,一不小心惹恼了她,被弄伤,忙走上前去,张开双手拦住两女,“嗳,两位姑娘别走太快,我在这里了。”

    两女原本以为易寒两人是初到此地,显得有些腼腆放不开来,怎知道看走了眼,一女嘻嘻笑道:“公子,里面坐坐嘛。”手就揽了上来,胸脯朝易寒臂膀蹭去,为了拉客,提前出卖色相。

    风尘女子本是如此,易寒也不介意,掏了碎银子分别递给两女,“两位姐姐,我下次一定来。”这会被她们缠上,要挣脱可要费上些功夫,易寒也不想浪费时间,她们无非求财,才卖弄风骚。

    另外一女笑道:“相亲不如偶遇,我们也不能白白占了你的便宜,就进来坐坐吧。”

    清香白莲突然道:“就进去看看吧。” 188bet下载无弹窗阅读心情靓靓

188bet下载上的风流名将免费小说由网友收集整理上传,纯属个人爱好并供广大朋友交流学习之用,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如果风流名将版权所有人认为在本站放置你的作品会损害你的利益,请指出,188bet下载在确认后会立即删除
郑重声明!188bet下载玄幻小说乃非盈利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