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财富(上)

作者:狼籍 书名:网游之征战天下
请记好您阅无弹窗之首选188bet下载:.很好记哦!还等什么立刻收藏本网站吧!
    更新时间:2013-04-09

    “南山有幽径,竹篱圈家禽,落夕映山红,朝露沐香草;遥云蒙岭峰,雾霞光彩照,青衣仗剑行,白马怒奔蹄;江湖豪情客,肉酒赌妓命,无情浪子侠,有情天下人。”

    这是浮云倦客当初踏歌而来时所唱的,南山即是万花楼与浮云倦客围杀赤坦旦的山峰,而在峰下就是赤坦旦“末世天策卫”后续任务地点——古南城。

    古南城属于南唐“毫州”九城之一,普通型规模的城池,仅能容纳五万多的居民,城池的规模代表着繁荣度,毫州九城,除州府毫州属于“丁型规模”外,其余的皆是普通规模。这代表毫州是个穷州,城池的发展与侠客息息相关,npc是不会去发展城池的,没有侠客带着资金前来开发,城池永远不会发展起来。

    游戏公司本着自己吃肉,玩家吃汤的利益分配精神,留给无数的玩家赚取利益的机会,那就是整个天下无数的城池;城池要如何发展,这里面牵扯到太多的东西,暂且不提,反正,玩家们若想每天都有银子入帐,打怪是发不了财的,必须投资发展各种生意,而一旦投资进去,游戏公司自然就赚到了软民币。

    没有人愿意投资的城池,连入城费都没有收,象泸州十一城,除非是泸州记籍,外籍人要入城,都需要缴纳入城费,而刺猬军团掌控着泸州,入城费多少就归军团自定;别小看一次入城只需缴纳100铜板,得想想人流量是多少,1000铜1银、10银1金,泸州城光是入城费,每天都可以赚到近万金左右,这是一个城的收益。

    当然,不要光看着收了多少,维护城池,建设基础设施,形成良好的城池商业环境,支付npc工资、玩家工资等等,都需要庞大的支出;经济类的东西虽然也是本书的一个重点,但暂且按下不表,赤坦旦来古南城是做任务的,不是来发展城池的。

    街道行人并不多,而用玩家们的来眼光,若是一个城池内没有熙熙攘攘的玩家,那么,这个城池就是属于人烟稀少的;按这种算法,古南城可以称得上是人烟绝迹,因为此城只有赤坦旦一个玩家,其余的都是npc。

    玩家们的出生地是随机,比较凑巧的是,泸州这片地方,出了很多高手玩家,象赤坦旦、费娇、道碑幻殿、沐继吉等等;在早期战争年代,由于势力众多,并且经常此势力覆灭,另一个势力起来,所以,户籍更改的流动性比较大,到了四国确定天下地盘后,户籍与国籍就不象前期那样容易更改。

    古南城肯定有玩家落籍,只是这样破落的城池,玩家们估计也不愿意呆下去,所以,赤坦旦一路顺顺当当的走到“城西”都没有碰到一个玩家;根据黑手套组织大佬周德提供的线索,赤坦旦找到了目的地,那是一片废墟,废墟之上原是一家客栈,后毁灭于战火中,无人投资城池,这客栈也就没有再建起来。

    让赤坦旦郁闷的是,周德的原话是“古南旧栈屠宰场”,古南城找到了,旧客栈也找到了,这屠宰场是怎么一回事?见有npc行人过来,赤坦旦掏出银子递过去,那行人眉开眼笑的回答说:“此处原是客栈,后来变为行刑之处,故别名为屠宰场。”

    在废墟上寻找一番,并没有任务提示出现,赤坦旦很是蛋疼,取出两枚古印在手中把玩,其中一枚是“芳山听潮古印”,另一枚则是浮云倦客挂掉后爆出来的,属于等价追杀令的战利品,名为“松风望月古印”。

    芳山听潮古印是赤坦旦从赌神窟中得来的,这玩意儿也没有什么提示,注解也很简单,赤坦旦不清楚它有什么作用,松风望月古印也是如此;不过,能让浮云倦客如此着紧,这两枚古印显然是大有来历的,就是不知道最后会牵扯到什么样的大事件中。

    古印只有拇指大小,两枚古印下方是正方形,上方则雕刻着不同的景物,印底写着印名,古印在赤坦旦的手掌中相互碰触发出“达达”的声响;时间在赤坦旦等待中慢慢消逝,他在等待什么?这一点,赤坦旦自己也不清楚,线索没有系统提示,随时有中断的可能性,但很多事情不是即时触发的,需要一些事情的推动,又或是有什么特定的时间。

    夜幕垂落,古南城陷入寂静,这个破落的城池,连个娱乐场所都没有,好在赤坦旦很多时间都是在荒山野岭中度过,所以,他并不在乎夜晚的宁静;当月上树梢时,一阵阵敲击之声传入赤坦旦的耳中,赤坦旦举起手中的风气灯,朝声音发出处望去,发现是一名老者柱着拐杖,脚步缓慢的朝他这边行来。

    “后生,你在此处做什么?”老者眼神不是很好,走到离赤坦旦近三步距离时,才发现有人,声音有些含糊不清的问道。

    “在找一些东西,或者是人。”赤坦旦回答道。

    “找到了没有?”老者从赤坦旦身边缓慢经过,朝废墟最中间的位置走去,经过赤坦旦身边时问出此句话,赤坦旦很快回答“没有”,然后,亦步亦趋的跟在老者身后,时不时还出手扶了一把,否则这老头有可能摔倒在地,废墟面上杂物还是很多的,走起来也是不平坦。

    “后生可知这客栈的名头?”

    赤坦旦自然不知,于是,那老者就开始说起这客栈的来历。

    这个客栈有个很霸气的名字叫“天下第一楼”,只是它的原址并非此处,而是在旧长安城内,后来出了一件事情,让此楼的声誉败坏,客栈也开不下去,最后,搬迁到僻远的古南城,并慢慢的衰落下去,最终成为毁于战火中。

    故事并不长,老者讲得也不是很详细,当故事讲完后,老者停在废墟中间位置,用手中的拐杖敲了敲地,赤坦旦经历的事情很多,自是明白老者在示意什么;赤坦旦俯身在地上扒拉起来,他白天的时候也扒拉过,只是由于不清楚自己要找什么东西,所以也没有八拉出什么结果来。

    一块被湿气腐蚀很厉害的匾额暴露在风气灯下,依稀之间还能够看到“天、一、楼”三个字,很明显,这块匾额就是曾经辉煌的“天下第一楼”匾额;根据老者故事中所述,这匾额可是那时的大唐皇帝亲笔所书,由此也证明天下第一楼的主人,背景与来历是很华丽的。

    “有些事情值得怀念,有些回忆值得珍藏,有些故事令人伤悲,后生,你能让它重见于世吗?”老者混浊的眼神闪出精光,声音也不再含糊不清,一股强大的压力,从他身上喷涌而出,令赤坦旦的虎躯震得有些凌乱。

    “尼玛,就知道这老头不是什么善茬。”赤坦旦并没有惊慌,他遇到太多扮猪吃老虎的隐世npc,听了那老者的话后,赤坦旦知道是末世天策卫的后续任务,点点头说:“长者若有吩咐,后生一定照办。”

    “如此甚好,后生,让它重见天日吧。”说完,老者就重新恢复成弱不经风的模样,柱着拐杖,慢悠悠的消失在夜色中。

    赤坦旦发了一只信鸽给角落里补刀,三十分钟后,角落里补刀独自一人走进古南城,至从国家确定后,城池就没有夜晚关闭的设定;到达城西的废墟处,这个以前攻高防弱,如今似乎不愿意继续在江湖闯荡的骚年,取出一些吃食与洒,摆在较为平坦的地方,与赤坦旦对坐而饮。

    “盖一幢普通的客栈,需要50万左右的银子,折价软民币的话就是五万元,而根据你的描述,我们至少要投入50万软民币,才能把天下第一楼建起来;且不说这楼建起为后归不归我们所有,单看这古南城,嘿嘿,旦哥,我们会血本无归的。”替赤坦旦倒满酒,碰了碰杯一饮而尽,角落里补刀抹了抹嘴说道。

    赤坦旦顿时犹豫起来,做个任务倒贴进50万软民币,只有高富帅跟败家子才会这么做,他在现实中虽然有房屋车,但存款并不是很多,他在游戏里的财产倒是很多,但没有折现的虚拟财产,就不算是财富。

    角落里补刀替他估算过,若是他肯变卖游戏内的虚拟财产,成为千万富翁是很简单的事情;只是赤坦旦并没有什么野心,也没有什么大的梦想,难听说,混吃等死就是他的理想。再说,他也没有什么地方要用钱,所以,也不是很迫切的需要折现,所以,他在游戏里的资产是不断的投资进去,这也形成良性循环,使他的虚拟财富越积越多。

    “如果我们不想让自己的投资打了水漂,我们就需要推动整个古南城的发展,这个工程太过庞大,再说,我们根基不在这里;万一官府政令不通畅,反而会影响我们的投资,所以,我不是很赞同你建这个楼。”

    角落里补刀话说的很直,但这不代表他对赤坦旦有什么意见,相反,他能够有如今的成就,全靠当初赤坦旦照顾;若是没有赤坦旦上邪州时,招他入了刺猬军团,并在无机走后,力排众议推他当上军师的位置,他就没有展示自己才智的机会,也成为不了刺猬军的二号人物。

    游戏影射现实,角落里补刀在现实中混得并不如意,这种不如意不是指他生活窘迫,而是指他的才能没有发挥的平台,而游戏提供了这个平台,赤坦旦提供了机会,造就了角落里补落,“刺猬之师”的侠号。

    “那任务怎么办?”赤坦旦也不愿自己的投资打水漂,有些挠头的问道。

    “任务自然要继续,但环境也需要改变,毫州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们还需要探刺清楚,我们现在全力在做新军阀任务,整个泸州都动员起来,短时间内,也抽不出精力兼顾啊!”角落里补刀说道。

    新军阀任务不是赤坦旦一个人的事情,而是整个刺猬势力的事情,在这个任务中,个人的力量微不足道,这也是赤坦旦为什么可以四处乱逛的原因;只有等集体的力量完成前期布置后,才需要赤坦旦闪亮登场,而到时候,新军阀与旧军阀之间的交恶就直接摆到了台面上。

    角落里补刀来得匆忙走得也匆忙,赤坦旦可以当甩手掌柜,他不行;赤坦旦就算失去刺猬军团,他还有赤氏门阀,而他以及无数的刺猬侠客,只有刺猬军团,军团崩溃,近十数万的侠客利益也全部消散,所以,角落里补刀肩上的责任非常的重。

    说起来也是令人不解,刺猬军团明明是赤坦旦当家,但刺猬军团的每次决策失误,玩家们却会怪责于刺猬七名高层,而不是指责赤坦旦;要知道,所有的决策都是赤坦旦拍板的,做为拍板人,最应该怪的就是赤坦旦,而不是第三代的七名刺猬内阁成员。

    但事情就是这么令人迷糊,很多刺猬侠客认为,赤坦旦己经替军团打下最坚实的基础,而他只是一个人,精力有限,所以才需要内阁成员,需要各个寨主成员的铺助;如果这些内阁成员,寨主们把事情搞砸,只能说这些人没本事,而不是赤坦旦决策错误,又或是识人不明,这也从侧面证明,赤坦旦在刺猬侠客中快要被神化了。

    角落里补刀离开,赤坦旦没有离开,他一直坐到天明,当然,他有很多东西要研究,有很多事情要看侠客日志来分析,所以也不算是闲坐;天亮后,那位老者再次出现,赤坦旦很明白的告诉老者,他没有资金重建天下第一楼。

    老者咧嘴一笑,露出缺了好多牙齿的嘴巴说:“后生,钱这东西来得极易,就看你是否有胆子去弄。”

    赤坦旦顿时翻了起了白眼,刺猬军团起家史也是不光彩的,烧杀抢夺无所不用其极,可以说刺猬军团早期就是土匪;当然,所有的军团在早期积累财富时,都是这个德性,倒也不需要五十步笑一步了,随着军团发展极好,各类事项皆走上正途,这样损坏名声的事情,就没有再做过。

    现在听这老者的语气,那肯定也是做什么黑吃黑的勾当,赤坦旦并不排斥这样的事情,只是好久不做,他觉得有些生疏。

    如何在短时间内聚起500万银子,说易也易,说难也难,游戏内到处是机遇,可以用遍地黄金来形容;随便抢个商团、镖团或是宅院,就能弄来几千上万的银子。玩家们的宅院是没办法被抢的,除非发生战争,在战争时期,什么都是没有保险的,而是不是战争时期,则是朝廷决定,不是玩家们决定的。

    npc的宅院可以抢,走在官道上的商团可以抢,反正只要不是入室抢玩家的私有财产,那么,在游戏内一切皆可抢,所以,发财很容易,就看有没有实力;有实力的组织,并不愿意一直靠抢维持组织运转,基本上积累起初始资金后,都会忙着洗白,以避免被人联合起来围剿。

    南唐的军团就经常做这种事情,只要发现某个组织越抢越开心,没有丝毫收手的意思,这些军团就会联合把那组织灭掉;但实际上,所有明眼人都清楚,这根本就是黑吃黑,军团都在养着那些烧杀抢的帮派组织,等这些组织壮大到一定程度,再联手出击,即能获得好名声,又能有巨财入帐,实在是一件极为爽快的事情。

    老者提供了线索给赤坦旦,做与不做则看赤坦旦自己的意思,赤坦旦自然不会去召集刺猬军团成员来做这件事情,名声这东西起来不容易,坏掉却是容易的;己经有段时间没有煸风点火,这让赤坦旦都快有些忘了自己“战争贩子”的身份,战争贩子并不仅仅限于挑起战争,也可以挑动帮派组织的火拼,又或是形成纵合之势,联手灭掉哪个势力,所以,战争贩子就是个煸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的身份。

    南唐有四位王爷,济王李嗣源、泗王李嗣昭、定王李嗣本、宁王李嗣恩,李嗣源的封地在济州,李嗣昭的在泗州,李嗣本的在定州,李嗣恩的宁州。毫州与定州相邻,而过段时间,定王李嗣本要嫁女儿,亲家是“绥州”刺吏申扶文,此人是定王的铁杆,为了铁上加铁,定王把女儿嫁给申扶文的长子。

    定州与绥州之间横着毫州,毫州又穷又破落,刺吏刘温河却不是定王的人,而是济王李嗣源的人,所以,不受定王李嗣本的待见;只是四王与国主正在角力,彼此间虽有龌龊,却也没有激烈化,所以,刘温河虽然夹在这里很苦/逼,却也没有什么危险。

    抢亲,赤坦旦很喜欢,他原想在毫州拉起一伙人马,却惊讶的发现,毫州这地方真是养不活人,虽然也有些帮派,但都属于阿猫阿狗两三只的,没有一个帮派够强大;拉上这样的帮派肯定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赤坦旦想了想,发现毫州这个位置是可以做些文章的。

    毫州刺吏即是济王的人,那么定王的女儿在这里出了事情,肯定会怪责毫州,毫州刺吏肯定要向济王求救,那么,这两个王爷就会产生更大的矛盾;由此,就可以把这件事情牵扯进“新军阀”事情中,当然,这不是任务,但庞大的系统能根据即时发生的事情,推演出后续的故事。

    所以说,这件事情虽不是新军阀任务,却也能埋下一个伏笔,等新军阀与旧军阀,国主与王爷,新门阀与旧门阀等等之间爆发矛盾时,这个伏笔就有可能产生意想不到的作用。

    即是如上,那就得拉上今日不淫计、强撸灰烟灭、幽窜三个军团长一起来参加,即坑了济王与定王,又能拉这三个家伙下水,帮自己重建天下第一楼,赤坦旦想着想着,忍不住乐呵起来。 188bet下载无弹窗阅读心情靓靓

188bet下载上的网游之征战天下免费小说由网友收集整理上传,纯属个人爱好并供广大朋友交流学习之用,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如果网游之征战天下版权所有人认为在本站放置你的作品会损害你的利益,请指出,188bet下载在确认后会立即删除
郑重声明!188bet下载玄幻小说乃非盈利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