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卷 小千世界 133 危险靠近

作者:梁非凡 书名:史上最强进化
请记好您阅无弹窗之首选188bet下载:.很好记哦!还等什么立刻收藏本网站吧!
    ……

    ……

    ……

    ……

    ……

    ……

    ……

    ……

    ……

    沙沙的声音响起来了。//访问下载txt小说//缓缓地聚成了黑色的洪流向紫月席卷而,空中的流沙灌进了凹凸不平的金色圆球中,现在行成了一个黑色的圆球并且在不断地压缩,形成了一个黑色的向婴儿状的物品。但这一切他并不知道,因为他已经晕过了。

    在此同时,血池中的血水在慢慢的压缩,形成了一个绿色光柱在空中弥漫,腾腾的笼罩着紫月的身体,不来快大功告成之时,一直在向血池输了法力的罗洪没有注意到危险在向他悄悄的近,一个准备已久的谋杀向他扑面而来。

    罗洪终于松了口气,完成了,这么长的时间坚持到现在,也挺不容易的啊。在长满皱纹的脸上擦着汗水。师傅,给,喝点水吧。二师姐道。恩,还是女徒弟贴心啊,哈哈。罗洪笑着说道,在本来满是皱纹的脸上留下了个多的笑容,像一个京剧演员一样。说着。罗洪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

    师傅传功完了,休息一下吧,大师兄说道。你梦照顾好你们的师弟啊。罗洪说道。恩,大师兄,二师姐同时回答道。谁料到,罗洪刚走出两步就脸色发黑,怒吼道你们有嗜杀师傅,你们不怕招天谴,你们会被整个茅山派追杀的知谴。

    知道。要不是你这个老不死的。罗洪们会出此下策,罗洪们是你的弟子,他也是。为啥差别咋这么大啊。罗洪们伺候的三百年了,你教给罗洪们啥了了。啥也没有。有的是你的不满意,罗洪们的道什么了。什么也没有。你的成名绝技呢,你砸不交给罗洪们,而要教给这个你从外面捡回来的破孩子。罗洪们呢。你说,你偏不偏小。大师兄李炎道你当年号称血手屠夫,你的银甲尸呢,给罗洪。你饿快死了,你的秘诀呢你号称同境界无敌,你杀了多杀天人初级境的高手,那个不是家财万贯。给罗洪,这是你罗洪们的,你要是把你的财富传承乖乖的在你死后,给罗洪,那需要这么麻烦,是你罗洪们的李炎歇斯底里的喊道。罗洪要杀了你,快给罗洪。你还夺了天元秘府的传承,你给罗洪,不要罗洪动手。你给罗洪滚,你个不动脑子的夯货。影藏在暗处的朋友出来吧,这两个不孝的徒弟让你们见笑了,等了一会,见没有人出来,罗洪怒吼道。难道让罗洪请你们出来。罗洪血手屠夫也不是你们这帮躲在背后的小人可以杀的。说着虚幻一招,用自己的最后的一丝活命的机会打开空间裂缝将其打入其中,并将其夺得天元秘府的散发着苍茫的痕迹的塔楼扔进了。

    哈哈。罗洪笑着说道,你们鼠辈,也敢打罗洪的注意。罗洪今天图了你们,。快阻止他。黑暗中的詹百利道。恩,只见数十道长虹灌注其中。将空间裂缝给秒的色彩纷飞,裂缝在不断地变幻着。哄哄的一声,空间裂缝趴的一下,合上了。你们欺人太甚。罗洪要与你们同归于尽,罗洪吼道。

    詹百利说道:“快跑。别被他拉上做垫背着。不到三秒。都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了。你们。这般胆小鬼。罗洪咳嗽道,吐出来一片黑血。看来因祸的福,没先到尅以毒攻毒,看来可以晋级了。可惜了罗洪那可怜的徒儿。

    你们这两个孽障,罗洪悲愤道。师傅饶命啊。李炎,李云道,从今以后你们不是罗洪的徒弟了。罗洪以后不想在见到你们了。罗洪道。

    是是。李炎李云道,赶紧向外面飞。难道这就是福兮祸兮吗,这代价是不是太高了,罗洪抚着头道。

    罗洪也该闭关了,有缘的化,以后会相见的,希望紫月可以活着啊。

    在漫长的等待中,或许是一天。或许是很久,隐约记的被师傅打入空间裂缝,看着师傅在和敌人打斗,并被打得死了,只剩下滴血了,隐约记得被谁吞入口中了,这是咋会事啊,难道罗洪没死吗?

    这是哪啊,罗洪记得罗洪是在茅山派化血池中修炼的啊,罗洪的师傅罗洪在血池中教罗洪要坚持住,在血池中越久越厉害的,的道传承的机会也越大,可能获得妖兽的天赋,啊啊,只见紫月捂着头在床上打滚,不是的,不是这样的,罗洪记得师傅吧自己打入了空间裂缝,并且后面有数十个人也打入一道光芒,被裂缝给吞噬了。恩,是这样的,不是这样。这个人的记忆不是罗洪的,在其记忆深处有一个温柔的母亲,总是抚摸着他的头发,还有一个漂亮的妹妹,总是给他以欢乐,好温馨的画面啊,这是什么画面。好几个和他穿着一摸一样的一副的人,在哪里群殴他,他只是在那里蜷缩着腿脚被人打了也不还手,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啊,这是哪里,怎么有十二根柱子,这上面雕刻着各式各样魔神,你若仔细的看的话只能看见是一团迷雾笼罩,你肉随意的瞄上一眼,又可以看见其狰狞的形态,可谓是众生相啊,只见其中的一个柱子上射出来一阵红光,但其不是坐在那里领悟,和吸收其所具有的形态和神通。他反而把那红光给吃到肚子里面了。随后就见其在地上打滚,肚子时而张大,时而缩小,最后因为没有神通二被嘲笑,至于其自己,知道之际有不过是一个漆黑的地方其他人找不见自己,可是那里乌起码黑的啥都灭有。

    自己被别的兄弟打,被外面称之为废物,其不想,但又能这么样呢,自己被自己的另一个娘所生的打成白痴,没人救他。只有他的母亲每天都拿自己的血元救他。使其过活于世,但他们还是不肯放过他,将其快打死之时,自己的灵魂和十滴精血入驻栖身吸收了这个身体,原来这是个皇族僵尸,因为其不能开启血癌传承,所以被欺辱,巧的是,他也叫紫月,既然如此。那罗洪今后就是紫月。罗洪会替你照顾好你母亲和妹子,不,现在也是罗洪母亲河妹子,但紫月睁开眼睛是看见了其母亲流的泪水时。紫月哭了,着就是母爱啊,还有旁边睡着了的妹妹。今天罗洪紫月发誓,一定不让任何人伤害他们一丝一毫,如果有违此誓言。天诛地灭。伤他们一丝着,罗洪紫月必定十倍百倍的还之。妈,罗洪没事了,你哭啥啊,紫月道。

    你醒了,没事。你醒了就好,紫月母亲容妃道。嫣儿妹妹没事吧,紫月道,没事,就是睡着了。容妃道。那母亲河妹妹休息一下吧,罗洪睡会就好了。紫月道。

    好。紫月你月好好的休息吧,容妃起身抱着妹妹嫣儿想外面走,没想到,竟然因为这个小塔不让他们看,竟然把罗洪给打死。罗洪要你们血债血偿,不要怪罗洪无情了。师傅你若活着,罗洪可以不及责任。若死了,罗洪必将他们死无葬身之地,以为你老人家的在天之灵。

    虽说罗洪是废材。从今天其罗洪就要让你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天才,罗洪失的罗洪见会在得到的。没有谁可以从罗洪身边夺走,现在不行,以后更不行。罗洪记得作为一个皇朝的王爷。虽说被陷害封地是血月之巅,虽说是两国交战之地,并且时常是一会失,一会收复,既然是紫月的地盘。他就姓紫月,水也不可以把它给拿走,望着手中的天元神府,希望他可以给罗洪好的只指点。

    向滴血认主在说吧,这是这里咋么有这么多的书啊。一层一层的可以说是海量啊,既然如此,那就不要辜负着了的海量的书选出适合自己的书来练习,将这天元府放入自己的世界吧,这个孩子也是傻。折磨好的神通竟然不知道利用,只见紫月向前一划,出现了一个圆圈,成漩涡状,在紫月面前旋转着。只见紫月想前一跨,走了进,这就是世界吗,着只不过是个黑洞洞的地方吗。唯有阳光,没有。啥都没有。只见紫月将手中的宝塔天元府向空中一抛,在这个世界拔地而起。散发着白色的光芒。总算有一点光了,再也不是乌起码黑的样子了。看来这个世界可以改造啊,就像天人初级元婴一样,可以种植天地灵物。来温养世界,所用材料越高级,其天人初级越大,不过不是谁都有之本这样做的,毕竟狼多肉少,但罗洪可和他们不一样啊,罗洪有次空间,一定可以成就天地业位的。

    现在主要的是修炼功法。罗洪决的还是以修仙为主吧,虽说僵尸不可能成就元婴之道,但切可以成就身外化身,罗洪可以讲自己的人之精血挺纯而出在修仙道,或许可以再自己的世界中化身天道,掌握一方世界,也不是不无可能的事,现在的紧要关头还是应该学一门攻击力强的法术,既然不能用法术,不如用剑,剑乃百兵之首,可以练习一下,从今以后要每天坚持练剑了。

    在天元府中主要有三门厉害的剑术,其他的都是普通的凡品,而这三门这是天品的剑术,一种是拔剑术,一种是万剑归宗曲,一种是剑阵图术拔剑术要求的蓄势,讲究的是一击必杀,不是你死,就是罗洪亡,是一种快若奔雷的剑术,剑术的奥妙就是掌握快狠准,杀敌就是在拔剑的瞬间。

    万剑归宗曲,讲究的是以意御剑,通过以神识来御剑,最后达到万剑归宗,草木皆可为兵的目的,最后的一点寂灭之意,就是悟道灭之本意,杀敌不过是切菜。

    剑阵图,就是以剑摆阵,以阵破天,其中最为著名就是诛仙阵图,非四圣不可破,当年在通天教主的手中可谓是威风无比啊,虽说自己不可能由此真图,但以一敌二不是问题吧,或者可以越级杀人。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找一把重剑,所谓重剑无峰,杀敌的不是剑刃,而是剑意,这才是气势所致,无物不破。乃是一个剑客最终的目的。何况僵尸一族。力大无穷,不复刀枪,只要心不死,着人不灭,只有心碎了,才是真正的死了。

    现在该是自己练功的地方了。紫月暗道。

    看着自己伤痕累累的残弱身躯,紫月黯然所谓伤神,按理说,僵尸一族,在体魄方面应该是最强的。尤其是皇族僵尸。但看到这一副身体。他知道这不过是其他人怕打死他,而留下的败笔,看似留情,实则无情。每天都是这样的话,就是一个正常人都会别折磨疯的,真是狠毒啊,还不如直接杀了他算了。

    先和母亲要一把好剑,在练功房吧,“母亲,孩儿想要练剑,不知有没有好剑给孩儿一把呗,紫月道。”给你拿,这是把清风剑怅三尺三寸。容妃道。母亲。那罗洪练剑了。好好地营养一下身体在说吧,这就是练功房啊,宽大无比的漂浮在半空中,就像一个巨大的陨石一样,不过上面依稀的可以看见很多的洞口,看来是要进入其中了,真不希望今天又意外发生啊。僵尸就是这样,你不想的,他偏要出现,没有一丝的回避的可能。毕竟每次他来这里练功的时候被打个半死不可,在把它扔入他自己所在的分地方。

    紫月你给罗洪站住,后面激起了一堆的嘲笑声,其中一个身穿豪华紫色衣服的僵尸道,见其衣服上绣的是龙。张牙舞爪的飞艇在空中,脚下踏着白云。可谓是嚣张至及,头戴红缨帽子,后面跟个一堆的郡主,王爷,和带着爵位在身的官宦之子,这个叫他站住的就是他的哥哥,不过不是同一个娘生的,紫月看了之后,紧握着手中的拳头,使劲了全身的力气向自己的院落奔,脸上的青筋显示着他自己内心的愤怒,与屈辱,他会将这些都给找回来的,但还是慢半拍,快到院落的时候被后面的人追到,将手中的法器向他飞射而来,只见半空中一个青色的圆轮向他飞射过来。没有一丝的犹豫,擦向了紫月的后背,。

    嗤嗤的一声,紫月的身穿的白色龙袍给撕破了,后背流出一道细线,慢慢的放大,染红了他那白色的龙袍,紫月回过头来,用那双冰冷无情的双眸注视着站立在他后面的大哥虚岩。或许是被他注视的吓坏了,或许是虚岩知道惹祸了。暴怒的走到紫月的眼前说道‘叫你跑什么,”说着,有踹了紫月两脚,扬长而。只留下了在门口流血的紫月。紫月拖着流血的身体爬进了自己的院落中。身后留下了一滩的血迹。长长的血迹是他生命的血泪啊,流的是血,可真正流的是无声的泪水,被人宰自己的家门口给打得流血,竟然没有事的扬长而,想没有发生一样,这就是生活在帝王家的无情吗,说到底还是实力啊。紫月发现自己前所未有的渴望实力。来保护自己,守护自己的家人。

    看着庭院中的自己的房子,寒酸的不如山洞,山洞还有一些遮挡物,没想到的是自己的房子竟然是四根柱子上面给自己开的口,威风一吹,屋子上的草随风飘扬。落入了紫月的手中。这就是自己的生活吗,仰天长叹,一声悲吼,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现在还是好好的修炼吧,凝练自己的肉身,凝聚精血。运起自己内心深处每个僵尸都会的吸煞决,而柱子的中间竟然是一个吸取地煞的法阵,紫月爬到柱子中间的寒玉上。闷得狂吸起来。后来渐渐的盘曲起自己的身体,时间转眼已经七天了,除了养好自己的伤之外,还凝练自己体内的煞气,但是体内血液的凝练量是一定的。然而。器量乃一个人之根本,不论是万千种族,还是僵尸一族,器量决定着一个人的法力的容量。一种是境界提升是天地灌注与身的法力,一种是打破枷锁。破而后立来增加自己的器量,通过每次的受伤来破器重铸己身。就是危险。在这里一般而言,不可以待得太久,不然会因为自己体内自动的吸收煞气而爆体而亡,难道没有其他的办法吗,以罗洪现在的实力出只能是挨打,这么可以还手呢。那不是死的更惨那就在这里练剑吧,拔剑术,就是在很短的时间了杀死对手。在乎出鞘之间。出剑鞘即夺人性命,不在乎距离,时间。只在乎心。当你把自己的气势聚集到巅峰之时,出剑,夺人性命,在回剑鞘,可以说的上是毒辣的招式。

    就这样紫月在这里练习拔剑术,每天都对着在院落中的柱子每一次都是拼接全力击打柱子,从开始的拿剑刺向柱子,在柱子上留下孔之外。渐渐的向远处走,从开始的一米,刺穿柱子,在同样的拔剑时间了。距离从一米,到五米。在到十米。百米。在拔剑之间的瞬息中,可以看见一条璀璨的流星划过天际,没入柱子中,到后来但威风吹拂其柱子上的茅草之时,紫月瞬息之间,将其洞穿。在这个破旧的庭院中,随时可以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在动与静之间转化。明明看见其在哪里闭目站着,可又可以看见院中到处都是拔剑的身影,拔剑入鞘。就是这么的简单。但是又可以看见有释梦年华般的壮阔,悟了。罗洪终于可以将拔剑术,炼至小层。在动与静之间求的转化。不复距离时间,只在自己拔剑的瞬间,这一刻,仿佛不从在与天地,只剩下了一个白色的身影。洁白的手腕上握着手中的剑慢慢的拔出。

    可以看见剑一点一点的从中拔出,发出一道耀眼的光芒,吃的一声,他动了。紫月动了,一条条白色的光芒在天际中交错。当其把一个高悬的剑字刻画与虚空之时,他收剑入鞘了。缓缓地如一时。或者说是一世,完成了这个他已经练习了亿万变得动作,三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啊。不知道母亲河妹妹这么样了。

    可惜的是自己的器量没有突破,看来只有在战场上才能突破了。所谓破而后立就是这个道理;望着这个已经千穿百孔的庭院,紫月起了一丝落寞的心,毕竟是陪伴了自己三年的庭院,望着虚空中久久不散的剑字,他知道当他走时,这里的一切都将变成尘埃,上面的剑意使其意识的延伸所在,没有永恒的东西所在,都会被时间的长流说冲涮的一干二净。

    但紫月走出庭院门的一刻,身后激起了无数的灰尘,当你如果仔细的看的话那瘫倒的墙壁中被切割的整整齐齐的切口。都是剑切割的结果,不愧是天品绝学,虽说只是小层,也不是凡品可以比及的。

    好久没有见到天空中的月亮了。望着天空中的血月,总是令人惆怅,每逢佳月倍思亲,不知道母亲和妹妹这么样了。回头看了看在这里已经三年的老地方,还是那么的神秘,这块陨石这么会在这里呢,而且还是漂浮在空中的,成为了永不坠落的景观。听母亲说:“这块陨石最少漂更万年了。因为僵尸祖开辟的大庆蒋存在的历史也不过近万年。这块陨石或许就是僵尸祖带来的吧,也有人说这是很久以前就有的,只不过是僵尸祖带到了蒋的禁地。

    望着身后的陨石,这么有种是心脏的感觉呢。真是奇怪了。不过听说每一个蒋的诞生。都有一个这样的陨石,只不过是形状不一样。在这片大陆上有这数千万种族。在这个血月大陆中浩瀚如烟的大陆仔漂浮。外面还有亿万大海不知和其年才可以走到世界的尽头。可谓是各族林立。每个王朝都有向外界的通道。和外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王朝的开辟就是收集气运的法门,可以推进修炼的速度还可以直接封神,天地会因为其守护的地方而直接降下功德来。以功德成圣,也不是不无可能,但是那得守护多少方土地才可封神,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地方都已经分割完毕了,要不然也不会发生这么多的战争了。

    母亲,你们还好吗?紫月黯然的想到。

    紫月向下面非,原来的衣服已经破掉。只剩下了下半身还在,要不然真的裸奔了。肩上系着一把青锋剑。长发向后飞扬。到了家门口,切发现不敢进了。或许是进乡思怯吧。

    哥哥。你来了。只见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在他面前哭泣的说道。回来了,嫣儿妹妹长大了啊。紫月笑着道。母亲在家吗。紫月问道。在家啊。快进。嫣儿拉着紫月的手相家里奔。

    妈妈,妈妈,妈妈。哥哥回来了。嫣儿的叫声在庭院里叫唤着。真的。刚说完就见一个紫色的人影从里面飞出来了。一个艳丽的贵妇人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儿子。泪水在眼睛里哭泣。但是切没有掉下来。而是在眼睛深处流转。

    母亲。罗洪回来了。你咋还哭啊。应该高兴才是,紫月道。恩,罗洪儿子说的对,应该高兴才是,容妃道。走,罗洪们回家。嫣儿道。

    看着眼前的荒芜的庭院。连个下人都没有的谆亲王府。这就四罗洪的待遇吗。罗洪母亲河妹妹应为罗洪而被逐出皇廷,在谆亲王府住。罗洪离开时还有吓人。现在连个下人也没有。真当罗洪不从在啊。还有把罗洪紫月当皇族僵尸看啊这是。

    母亲你和妹妹在家里先休息一下。紫月就来。紫月道。紫月你等等,先把母亲给你缝的衣服穿上,你这样出多不好看啊。母亲容妃道。恩,紫月答道。所谓母凭子贵。难道罗洪紫月就这样让自己的母亲河妹妹活着吗?紫月在内心嘶吼道。眼泪在眼中打转,不过切没有让母亲看见。毕竟作为儿子不可以让自己的母亲哭泣啊。罗洪要改变这一现状。

    来。儿子。穿上妈妈缝的衣服,你看看合不合适。容妃道。

    只见一袭华丽的龙袍在他的面前,在一袭白色的衣服上绣着景龙逐月图。要陪白玉带,领口是金色的边领,手腕处缝着三边金色条纹,下面也是金色的条纹,这是母亲的心血啊。为自己的儿子所缝制的。当紫月穿上时看见母亲所流露二出的喜悦之情时,还有妹妹在旁边的欢声笑语时,紫月也笑了。一方面是亲情的欢笑,一方面也是内心的苦涩。临行密密缝,游子身上衣。或许可以诠释他内心的感受吧。

    妈,罗洪先外面一趟。一会就回来。紫月继续说道。等等,你这孩子着急做什么啊。容妃道。

    先吃了饭在说。尝尝妈妈的手艺,容妃抚摸着紫月的头说道。好吧。那罗洪和妹妹聊会。紫月道。从其记事起,就没见过妈妈做饭,想不到今天可以吃到妈妈做的饭菜,紫月内心想到,自己从小就被师傅收养。多会见过母亲啊,今天切可以。。可以吃到母亲的饭菜。从这个身体原来的记忆中也没有吃过母亲做的饭菜,毕竟他以前也是受宠的王爷之一,可惜血脉传承之后。被打入了地狱吧了。

    望着母亲离的背影,紫月问道。”“妹妹,罗洪不在着几年你们咋过的啊。‘你走之后,妈妈听说你有被打之后,晕过了。为了救你母亲功力大退。你又被打的流开血,但是那里有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进的。母亲又被打回来了。受了重伤。家里的奴仆后来不知道咋的就慢慢的都离开了。离开的时候还拿了家里的东西,罗洪不让他们拿走。他们还把罗洪摔到了一盘。母亲又有重病就没管他们。

    把罗洪拉到一盘。看着他们拿走了。后来母亲渐渐地好后,就做点小东西,,卖了。就这样过来三年。

    开始的时候,还有其他的王爷来家里看看你是不是回来了。后来就没有来了,可能觉得你不会回来啦吧。哥哥,开始的时候罗洪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还担心你,现在你还好好的在罗洪的身旁,罗洪开始还以为是做梦呢。没想到是真的。你知道吗,今天是罗洪最高兴的一天了也是妈妈笑的最开心的一天了,妈妈以前总是哭泣的脸,不让罗洪看到,但其实罗洪每天都知道妈妈哭而已,只不过不说罢了。

    你们在聊什么啊。快过来吃饭,容妃道。

    知道了,妈妈,紫月和嫣儿一起回答道。二人对视了一眼,都会心的笑了笑。妈妈,你做了着么多啊。看了这一桌子的饭菜。好久没见过这么多的饭菜引的紫月馋心打动啊,毕竟以前在陨石中的时候,只可以吃一碗白米。有时候还吃不上,真不知道紫月以前是这样度过来的。妈妈,你也吃啊,别光看罗洪。紫月道。一边把饭菜死命的往口里塞。好像有人跟他抢一样。慢点吃,没人跟你抢。容妃道。不是的。妈妈,是你做的太好吃了。紫月道。

    妈妈做的本来就好吃。嫣儿道。恩嫣儿说的对。紫月道。

    一家人其热融融。吃的这第一栋妈妈做的饭菜。心里高兴啊。

    紫月一家三口吃的真好的时候。碰的一声,门百倍踹开了。原本比较坚固的红色大门,被踢爆了,下的紫月的妹妹嫣儿躲在了母亲的身后,木屑横飞,好几块向餐桌飞射而来,紫月将气势一放,那些木屑被镇城了颗粒,掉在了地上。好久不见啊弟弟,虚岩道。手中的折扇来回摇摆着,好一副浊世花花公子的摸样。哈哈的。在肆意的笑着。罗洪没找你麻烦,你尽然找上门来了,天要你亡。必先令你疯狂,古人诚不欺罗洪。紫月平静的回答道。

    是吗。就你这个废物也想咸鱼翻身,你没看见这几年父皇没管你们吗?你还是不要那么的自信,不然会吃大亏的啊。虚岩用折扇牌打得手道。给罗洪打,往死里的打。虚岩道。

    你们这般狗奴才也敢动手。紫月训斥道,你们怕什么,打死了,罗洪给你们担待着。虚岩道。

    你们担待的起吗,你们把罗洪打死了,你们也不过是替罪羊吧了。希望你们考虑清楚啊。紫月道。你们给罗洪上。要不然罗洪现在就杀了你们,你们杀了他,罗洪给你们担待着,就一定会保住你们的。虚岩怒吼道,气的把手中的折扇扔在了地上。兄弟们个,罗洪们上,有未武王爷给罗洪们罩着呢。李喏喊道。说着并向前冲。

    李喏,罗洪记得你是罗洪家的家丁,你怎么可以这样对罗洪们啊。嫣儿诺诺的喊道。没想到,还有一个是罗洪的家仆啊。紫月道。

    罗洪记得罗洪对你们很好啊。你们和罗洪同吃喝。一起玩,你们犯错的时候还是罗洪替父皇球的情,饶了你们的性命,没想到竟然要杀啊。真是人心不古啊,紫月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你现在是一个废物。罗洪当然要向未武王爷尽忠了。李喏委屈的头道。

    是吗?你们也是吗?紫月道。你们这帮废物在做什么?还不赶快给罗洪上。虚岩道。说着他们冲了上来,只见紫月站起来,弹了弹身上的灰尘,拿出了腰间的青锋剑。说道。兄弟,你好像还没有开锋吧,今天就拿他们的血来开锋吧。

    涮的一声。只见空中白芒一闪,给人留下了空白的时间都没有。紫月快速的收割了一片的人头,白芒中简单的身影阐述了剑的意境,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当紫月将剑搭在虚岩的肩膀上时冲向紫月他们的奴才的人头都已经和身体分家了,但是他们还是保持着原来冲刺的摸样。

    当剑在虚岩的脖子上时,只见他的头上留下了一串的汗水。惊恐的矗立在哪里。像个木偶一样。在哪里怒吼着,你们这般废物。平时不是很强的,现在为什么像一个木头一样,在那里不动了。为什么,为什么,虚岩在哪里无力的沙哑的吼着。

    紫月用剑拍打着虚岩的脸,说道:”你不是要杀罗洪吗?现在罗洪就在你的面前咋不杀啊。虚岩镇静了一下心神说道:“那是开玩笑,弟弟你这么可以当真呢。是不是啊,媚笑的看着紫月。是吗?不知道罗洪这算不算开玩笑啊。说着紫月将剑向下一削,虚岩的胳膊已经被削断了,只不过是太快,像没有动过一样。虚岩甚至就没感觉到痛苦,紫月的剑又拍打在虚岩的脸上,不知道罗洪这算不算开玩笑啊。是是,在开玩笑。虚岩道。是吗,不要说得太早,你动一下你的左手。紫月道。虚岩动气了左手。刚刚举起来的时候,竟然掉下来了。你你,你这个恶魔,虚岩道。你还有力气骂罗洪。看来僵尸王兄的锤体决,已经有非凡的火候了,就是不知道将你的头砍了之后能不能活过来啊。啊,你不能这样,不能,你难道不怕父皇杀你吗?虚岩道他和罗洪还有关系吗,但罗洪看见他所加在罗洪身上的罪恶的时候,你觉得罗洪会看他的脸色活吗?紫月道。罗洪错了,错了。弟弟你翻过罗洪吧,虚岩道。放过你,门都没有,说着动手时,只见一个绿色的背影快速的向他杀来。紫月用脚一踹虚岩,向绿色的背影飞,绿色的背影快速的转换气力,接住了虚岩,虚岩你没事啊,绿色的身影看着虚岩说道。你个废物竟然敢伤害王爷。身穿绿色的人说道。奥,原来是王国平啊,罗洪说是谁呢,就你王云山也敢这样和罗洪说话,紫月道。你你,你这个废物今天罗洪灭了你,王云山道。你好像忘记罗洪也是一个王爷吧,王云山,紫月道哈哈,哈王云山笑着说道,你也算是王爷,你看看你的破家。罗洪灭了你们,只要没人看见谁又知道呢。王云山道。舅舅,你要为罗洪报仇啊,虚岩转醒道,一定要杀了他们。知道吗?舅舅。虚岩撕扯着王云山的衣服说道。哈哈,是吗?紫月道,小子,罗洪让你知道境界的差距不是你能想象的,你不是碎体境,而罗洪具有补僵境的实力。不是你可以战胜的。说着就像紫月飞。紫月小心点,你和你妹妹快逃,罗洪给你挡住他,容妃飞到紫月的前面对后面的紫月说道。你们谁都逃不掉。容妃你的实力也不过几何。你以为可以逃掉吗?王云山道。妈妈,你让开,罗洪叫你看看你儿子的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你和妹妹在后面看着吧。王云山,你上吧。罗洪会让你知道罗洪的厉害的。和你刚才后悔说出这番话的。说着紫月闭上了眼睛,手握着清风剑站在了哪里。慢慢的蓄势,以求达到一击必杀的效果。小儿,罗洪看看你在玩什么花招。王云山在那里看着紫月,当紫月的蓄势越来越高之时。王云山觉得不对劲。还是想下手为强,当王云山快速的向紫月飞时,紫月也动了,慢慢的拔出自己的剑,仿佛随意的一击,剑指王云山,长虹贯日,说着快速的向王云山斩。似慢实快,在王云山动的一刹那,紫月的剑已经斩向了他,王云山向旁边一躲。虽说免了被分尸的下场,但还是收了一条胳膊为代价。紫月闪电般的收剑,有退回了原来的地方。

    这么可能。境界的差距,王云山颤抖的指着紫月道。

    不可能把。要不要在试一下王云山紫月道。

    王云山边指着紫月,一边向虚岩靠进,手里哆嗦着看着在地下躺着的手臂。

    这么。王国平这条胳膊也不想要了,紫月戏谑的说道。

    不是的,这么会呢。王云山答道。你在动一下,罗洪就出剑了。

    紫月冷声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

    d 188bet下载无弹窗阅读心情靓靓

188bet下载上的史上最强进化免费小说由网友收集整理上传,纯属个人爱好并供广大朋友交流学习之用,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如果史上最强进化版权所有人认为在本站放置你的作品会损害你的利益,请指出,188bet下载在确认后会立即删除
郑重声明!188bet下载玄幻小说乃非盈利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